MENU

你也曾是少年

July 8, 2018 • 原创阅读设置

img

你陪了我多少年,花开花落,一路上起起跌跌

———江南《龙族1》

龙与少年

5 月,南大终于开始连载《龙族 Ⅴ》了,记得是初中起,这本叫《龙族》的书开始火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人们都知道了江南笔下这个多少和自己有几分相似,有着同样衰气,有着同样孤独的死小孩,他叫做路明非。说句实话,“世外桃源” 般的卡塞尔学院,通往学校的神秘火车站台,不为人知的龙族世界等等一系列元素,不免让人想起了这类魔幻小学的鼻祖《哈利波特》,所以从一开始我对《龙族》这本书是有一点排斥的,毕竟作为一个哈迷来说,这样有些雷同的设定我个人是有些接受不了的。不过偶然的机会读了第一部,发现设定毕竟只是设定,一本小说的灵魂终归还是人物。路明非这个人物设定真的太像我们自己了,那个曾经中二,曾经迷茫,曾经怀着一样的爱与梦的少年。他自卑,因为寄人篱下不受同学甚至家人的待见。他爱装逼,想要拼命的向这个巨大无比的世界证明自己。他有着独一无二的 S + 血统,同样承受着孤独的血之哀。这就像曾青春的我们,我们都认为自己的特别的,然而,我们都曾是孤独的,这份孤独,也许只有自己明白。


img

《龙族》是我读过的小说里为数不多的几本越写越好,甚至是说每本都是一个台阶式跨越的小说。可能是因为南大自己也在研究孤独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吧,所以《龙族》全系列给人的感觉就是渐渐的从魔幻热血轻小说的风格逐渐向带着一定历史,人文厚重感的长篇魔幻巨作转变的意味,尤其是《龙族 Ⅱ》和《龙族 Ⅲ》,加入了夏弥和绘梨衣这两个角色之所以能牵动大部分读者的心,无非是因为这不就是大部分读者的青春做了放大和渲染么?当然南大还在很多配角的命运里同样加入了他对青春,对成长,对人性的思考,比如樱和源稚生、比如犬山贺和上杉越、零和零号。而且江南自己在成长的同时,读者们也在成长,他们从小学生、初中生逐渐也变成了高中生、大学生。江南就像用梦一样的故事记录了读者的整个青春一样,让我们本来不魔幻的青春也像充满了神奇的魔法一样。


少年的片段

楚子航和夏弥

那些年她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么?其实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痴呆的哥哥,也没有满柜子的衣服让她选来搭配,没有人给她做饭,没有人陪她说话,寂静的深夜里坐在这里,听着人类的声音,揣摩这学习人类的事。

那条名叫“耶梦加得”的龙伪造了名为“夏弥”的人生,她有几分是夏弥?或者夏弥其实根本不存在,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你们根本不了解龙类,龙和人一样,最开始只是降临这个世界的孩子。”又想起她的声音了。其实这句话真是愤懑孤独啊,

可是她那么冷冰冰地说出来,满是嘲讽,绝不示弱。她是个从不示弱的女孩啊……即使那么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从未偏离自己的方向,即便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也会大声说,“我回来了!”

应该是这样的吧?


路明非和绘梨衣

摆轻松熊的时候他无意中把这件小玩具翻了过来,看见底部的标签,“Sakura & 绘梨衣 の Rilakkuma”,Sakura和绘梨衣的轻松熊。

他努力保持的镇静瞬间被打破了,用颤抖地手把每个小玩具反过来看它们的底部:

“Sakura & 绘梨衣 の HelloKitty”

“Sakura & 绘梨衣 の Duck”

“Sakura & 绘梨衣のKiiroitori”

“Sakura & 绘梨衣のKeroro”……

所有玩具的标签都被换过了,所有玩具都被标明是Sakura和绘梨衣共有的,整个世界都是他们共有的……

这个女孩拥有的世界就这么大这么多,她第一次把这个世界跟人分享。

你以为她是公主她拥有全世界,可她以为她只拥有你和她的玩具们。

路明非默默地看着下方,铁龙般的新干线列车在夜幕下奔驰,是谁搭乘着这样的夜班列车,去向什么样的远方?

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是啊,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在那问红色的情·人酒店里,那个被认为是哑巴的女孩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都是小怪兽,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是啊,你是小怪兽,可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得靠在一起,但如果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04.24,和Sakura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最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项上。

“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在,所以不可怕。,,

“Sakura最好了。

img

这段南大玩儿《东京爱情故事》的梗玩儿的非常棒,让路明非在《龙族 3》里一直循环这首歌啊

车内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风雨中玉置浩二唱着这首离别的歌,那么哀婉那么孤独的一首歌,在功率强大的音响催动下,变得像雷鸣,像龙吟,像是对着整个世界的呼啸。
只有再见,再无言
在你的影子里,我的眼泪掉了下去
手指、头发和声音,都变得冰冷
两人相伴的生活远去了,连气息也失去
已经是朋友
从心里是朋友
凝视也是朋友
变得悲哀,因为已无法回忆
但梦境仍然清醒,梦中一见,还是不能忘记

犬山贺和昂热

人要多少年才能明白老师跟你讲的道理?也许是课堂上的一瞬间,也许是一生。

犬山贺忽然跪下:“老师!我……”
昂热漫不经心地挥挥手,头也不回:“好了好了,我都说过你已经走出荆棘了,就不要像小孩子一样说感谢的话了。”
“老师……”
“我今天来并不是来跟你谈判的,蛇歧八家中犬山家最多也只有一票而已,你没有资格代表整个日本的混血种家族跟我谈判。但是人老了,总是有点念旧,我很高兴你派人来机场接我,这样我可以跟你喝一杯。

但是原先设想的地方是街头的拉面排挡,结果却是奢华夜店和成群的女人。”昂热发出不屑的 “啧” 声,“你对于老师的品味就那么不了解么?”
“老师……”
犬山贺忽然如同闪电般扑向昂热的背心,鬼丸国纲在他手里闪动着妖异的红光,如歌舞伎的眼影那样妖冶动人。
言灵 · 刹那,直接从九阶开启,无与伦比的 512 倍神速!
昂热的双肩猛地一震!有位文字上懒惰的小说家写到威猛的男子有所动作时总信手形容为 “虎躯一震”,而目睹昂热那一瞬间动作的女孩真切地感觉到老人瞬间变成了一只虎,这只原本在森林里漫步离去的虎忽然全身肌肉暴起,雄浑的力量在身躯表面流动。
握住折刀,昂热如暴起杀人的虎!
言灵 · 时间零,释放!
几乎就在同时,弹幕斜向穿透 Atom,把坚硬的钢筋水泥墙体切割开来。那是高射机枪在平射,这种武器甚至能威胁到低空飞行的战斗机,巨大的口径和两倍音速的初速度让它的子弹能贯穿轻型装甲板。日本黑帮曾用这种武器在公海上火拼,弹雨把整艘渔船打沉!
两架高射机枪的弹幕交叉,在墙壁上切出巨大的十字,十字形弹幕覆盖的面积足有几十平方米,十字的中心点投射在昂热的心脏。
他无路可逃,迎面还有鹰般扑击而来的犬山贺。
他也没有准备逃,折刀在空气中划出暗金色的花纹,同时他接住了犬山贺。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和犬山贺的冲击力一起把他推了出去,狠狠地压在墙上。
足足半分钟的高压射击,两架高射机枪的子弹全部倾泻在昂热背靠的墙上,子弹在墙壁上溅起了一缕缕的灰尘,灰尘覆盖了昂热和犬山贺。
枪击终于停止了,因为弹匣打空了,全速发射会让这种老式高射机枪的枪管过热,打空一匣子弹后就只能放弃了。对面的电视塔上,黑影沿着滑索撤离,没入黑暗中。
Atom 里,整面墙壁都倒塌了,大口径机枪子弹吧它里面的钢筋骨架都打断了,断壁拍在地面上溅起一人高的灰尘。足足半分钟之后灰尘才落下,灰尘中两个人的身影渐渐浮现,昂热盘膝而坐,把犬山贺的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
四处都是弹痕,不只是射来的弹痕,还有被昂热弹回去的弹痕!如果刚才的一刻有一架高清摄像机对着昂热和犬山贺拍摄,会发现昂热的每一刀都把一枚机枪子弹切成两半,四散飞射,除了一枚子弹擦伤了他的眉宇,他没有受任何伤。
犬山贺代替他受了所有的伤。
鬼丸国纲并没有斩入昂热的身体,而是挡在了犬山贺自己的左胸。这柄传世名剑弹开了几枚子弹,确保他的心脏没有被毁,可除此之外的身体上遍布弹孔。

混血种的骨骼坚硬到机枪子弹也不能射穿,犬山贺就是用自己的全身骨骼封住了射向昂热的大部分子弹,他保住自己的心脏并不是要保住自己的命,而是要确保在那半分钟内,他能死死地站在昂热面前。
“ばか。” 昂热轻声说。
“老师…… 我是堂堂正正的男人了么?” 犬山贺轻声问。
是的,犬山君,男人这门课,你及格了。” 昂热说。


Last Modified: August 10, 2018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Leave a Comment